(一)

不知道从可怕的蛇地狱经过多少时间,江美子醒来时,朦胧的眼睛首先看到龙也,笑嘻嘻地看着江美子。「江美子,妳终于醒过来。」龙也显得非常高兴的样子,大概是回想起刚才的一幕,脸上始终保持笑容。「刚才妳那样高兴,嘿嘿嘿,一定是很满足吧。」虽然听到龙也说话,但江美子好像过份强裂的刺激,使她变成痴呆,什么话也没有说。只是毫无表情地用虚茫的眼光看着旁边。看到这种情形,龙也也没有觉得自己做得太过份,反而对江美子成熟的身体,尤其是看到光滑雪白的屁股时,从心里再度感到虐待狂的火焰在燃烧,龙也这个人好像是迷上了江美子的屁股,江美子昏过去以后,龙也还想继续使用两条蛇,如果不是扳部阻止,真的会就这机把江美子折磨死。把软绵绵的江美子的身体反转过来,让屁股朝上,这时候龙也又开始玩弄江美子的双丘,江美子气呼呼地要求说。「啊……不要再玩弄我了。」从江美子哀怨的眼神中显露出过去从没有显示过的妖媚感。「嘿嘿嘿,妳昨晚一面哭一面说了什么话,不是忘记了吧,嘿嘿嘿。」龙也一面说,一面抓紧双丘一面向左右拉开,先仔细看过一阵,开始用手指揉搓,那是摸多少次也不会腻的感觉。「啊……不要这样了……我难为情……」江美子此时就好像一切都成为过去,把充满悲哀的脸转向一边,不再有反抗的企图,昨天的激烈抗拒好像是另一个人。昨夜江美子在哭泣中被迫发誓,以后绝不会再反抗龙也,从心里愿意做龙也的女人,为讨得龙也的欢心,会主动地请求折磨。「嘿嘿嘿,江美子,妳真是一个好女人,是我最好的收获,我绝不会放走妳的。」不久龙也就感到江美子的菊花门已经鬆弛,拿起玻璃棒,先用舌头舔一下玻璃棒的头,慢慢压下去,在轻微的抗拒后,前端钻进去。「呜……」江美子发出悲哀的哼声,不用看也知道那是玻璃棒,这种感觉想忘记也忘不了,身体已经习惯那种感觉了。玻璃棒更深地插入后,开始向前后活动。「嘿嘿嘿,好像已经习惯了,总算知道这个妙味了吧。」龙也已经感受出江美子的身体已经习惯对肛门的折磨,因为江美子身体里的柔软性反应在玻璃棒上,使他感到很舒服。「嘿嘿嘿,今天是妳要成为我的第一个夜晚,所以要教妳这里的滋味。」龙也一面拿玻璃棒抽插一面笑。「不要……这样仅折磨屁股……我快要死了。」江美子的呼吸火热,像撒娇一样地说。龙也好像真的要进行肛门性交,可是江美子还没有发觉,只是把热呼呼的脸无力摇摆而已,用肛门性交,使用原以为只有排泄作用的地方……这是江美子做梦也没有想到过的事。「江美子,差不多该走了。」龙也拉起双手绑在后面的江美子,人虽然站起来,但玻璃棒还在肛门里,龙也根本没有要拔出去的样子,这样插着玻璃棒,要带她到哪里去呢,龙也不但没有拔出玻璃棒,还在上面繫一个缎带花,还给她戴上粉红色的结婚用头纱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「你说……要带我去那里……」江美子又感到恐惧。「嘿嘿嘿,妳既然变成我的女人,就要给帮里的喽嘱们介绍一下。」「这……龙也……我真的会做你的女人,你随便做什么……但要答应,不动雅子的身体。」江美子向龙也恳求,自己愿意代替雅子接受一切羞辱,对龙也听说的介绍,大致上能想像出来是怎么一回事,可是唯有雅子必须要设法保护……。「嘿嘿嘿,江美子,都要看妳的了,妳只要能使我满足,就不会碰雅子一下。」龙也冷漠地说。龙也抓起江美子身上的绳头,开始走时,江美子儘量保持冷静的样子跟上去,昨夜折磨后的疲倦,使她走路时有一点摇摆。不久听到许多男人们的淫笑声,为保护雅子就必须要忍受这个地狱……江美子虽然这样下定决心,但听到男人们的声音,嘱得身体也僵硬了,哀怨的眼神显得更妩媚。「妳在干什厅,还不快进来。」龙也拉绳子,刚进入房间里,就听到里面大声欢呼的声音,里面充满男人的体臭和酒味,立刻有二、三十个年轻人涌上来,想看清楚江美子赤裸的身体。「她就是江美子吗……真是漂亮的女人,那种身体叫人受不了。」「确实,我也真想和那种女人干一次。」「不知道现在要怎么样介绍,一定很有看头。」意外地能使眼睛吃冰淇淋,男人们口口声声地说着淫靡的话。亳不客气的视线集中在江美子的身上,使江美子感到一阵头昏,在这样多人的面前将要受到凌辱……想到这样时,简直活不下去了。「喂,让开路。」龙也推开一群男人向前走,就在这时候有无数的手伸过来,想摸一下江美子的身体。「哎哟!龙也……救救我!」江美子扭动身体,闪开向她伸过来的手,同时向龙也求救,这时候有人摸乳房,有人摇动玻璃棒,有人从后面拉她,还有人想把手指伸进两腿之间的洞里。「混球,你们摸哪里,离开江美子,想玩她还早十年。」听到跟着过来的扳部的吼叫声,像一群苍蝇的男人们立刻离开。「老老实实坐在位置上看。」听到扳部的命令,一群人都不得不退下去。龙也和江美子走上正面的台上,江美子这时候脸色已经苍白,也抬不起头,虽然多少有疲倦的感觉,但从大腿到屁股都散发出成熟的美感,还有像处女一样有弹性的乳房,一群男人看到江美子美丽的肉体,都吞下口水。

(二)

在一群人口口声声说快一点开始的要求下,龙也在江美子的耳边悄悄说话,大概是非常羞耻的事,江美子的脸抽搐,同时无力地榣摆,头纱也随着颤抖。「厅到了吗?要照我刖才说的话去做,如果妳使我没有面子,雅子身上会发生什么事,我就不保证了。嘿嘿嘿……不要忘记昨天晚上一面哭,一面发誓说的话。」龙也对江美子说话时,连扳部都露出不安的表情,江美子听到雅子的名字以后,脸上立刻出现悲悽的表情,微微点头,从她的表情上可以看出,无论如何都想保护雅子的决心。「知道了……」江美子好像认命了,事到如今只有用自己的身体吸引这些男人的兴趣,这也是唯一保护雅子的方法。「江美子,现在开始吧。」听到龙也的喽啰,响起一阵淫兽般的欢呼声,可是当江美子摆头把散乱的头髮向后甩去,开始说话时,整个房间里好像没有人一样地静下来。「龙也……我要做你的女人,我是你的人了。」「嘿嘿嘿,这是真的吗?但妳是有夫之妇,怎么还要做我的女人呢?」龙也故意像唸台词一样地说。「因为……我正是成熟的女人,只靠丈夫是无法满足的……我要像你给我的那样,彻底地羞辱,才会感到性感,不然就……」江美子当做自己已经死了,照龙也的要求发出甜美的声音,从那些男人的嘴里有人次口哨,有人哈哈大笑。「嘿嘿嘿,妳说说看,要我怎么样弄妳,妳才会满足。」「没……怎么能从女人的嘴里说出来……」「我一定要妳说,嘿嘿嘿。」龙也强迫江美子,想到个性强烈的江美子,现在为讨好地拼命地显示出媚态……就觉得非常愉快。在龙也的催促声中,抬起红润的脸,轻轻说「你欺负我……」,露出难为情的样子。「啊……我最喜欢有男人看,一面看一面对我的屁股……」江美子看龙也,表示实在说不下去,龙也立刻摇动玻璃棒,表示要她继续说下去。「啊……有人在我的屁股洞……里玩弄,就感到很舒服,龙也是最喜欢玩弄屁股的,所以,我感到非常幸福。」龙也露出得意的笑容,继续摇动玻璃棒。江美子是最讨厌有人碰到她的屁股……现在虽然是被强迫说出来的……但一种征服感使龙也感到满足。「求求你……在我的屁股做更淫蕩的事吧……我要你更狠狠地玩弄我。」「嘿嘿嘿,妳说的真好听,那么我就不客气地弄了,也会叫妳高兴地哭泣,如果妳还感到不满足,随时可以拿出吉罗和萨布陪妳玩。」「谢谢,我真高兴。」江美子拼命地装出冷静的样子,可是听到吉罗和萨布……江美子的身体已经汗毛倒立,几乎吓得站不稳了。「那么,就照妳的希望,在这些人的面前,给妳做羞耻的事吧。」龙也淫笑,扳部也站起来向江美子走过来,江美子反射性地感到恐惧,战战兢兢地说。「求求你。今天让我休息吧……,我的屁股感到刺痛……」江美子不过是这样说而已,没有真的反抗,因为反抗之后,雅子会受到凌辱。不知道为什么,龙也和扳部开始解开捆绑江美子的绳子,胸上的绳子解开,呼吸感到舒服很好,龙也这时候立刻要江美子蹲在地上,然后把江美子的右脚和右手,左脚和左手分别用绳子绑在一起。「啊……饶了我吧……我真的屁股很痛。」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,江美子脸上露出恐惧的表情,拼命地哀求。「屁股疼吗?嘿嘿嘿……很有趣,我会更让妳痛的。」把江美子的手脚绑在一起后,把绳头挂在天花板上的铁环,龙也绑的是左手和左脚,扳部是把右脚和右手绑好后固定在地板上事先準备好的木桩上。龙也和扳部开始拉挂在天花板上的绳子,绳子立刻拉紧。「啊……这种样子太难为情了……」江美子发出轻微的哭声。江美子的左脚和左手同时开始向上吊起,拉一下绳子,江美子的左手和左脚就向上升。「嘿嘿嘿,妳不是很喜欢难为情的样子吗?让他们给妳仔细地看吧。」龙也把绳子拉到不能再拉时才固定,这时候江美子的身体已经很残忍地分开到最大限度。龙也向那一群人瞄一眼,好像是说……你们过来看个够吧。不用等龙也的暗示,很快地就冲刺到江美子的面前,瞪大眼睛。「嘿嘿嘿……实在很新鲜。」「因为没有一根毛,所以全露出来了,真棒……」「啊……玻璃棒还在动,我真想立刻在那里插进去。」男人们口口声声地说着淫靡的话,眼睛盯在江美子的身上。江美子已经没有发生哭声,因为哭叫会使这些男人更高兴,而且又可以做为凌辱雅子的藉口,江美子紧紧闭上眼睛,和强烈的羞耻感奋战,虽然闭上眼睛,仍旧能知道男人们的眼光是看那里。「嘿嘿嘿,这些喽啰们都流出口水了,江美子感到性感了吗?」龙也一面笑一面慢慢拔出玻璃棒,在这剎那,江美子还是忍不住叫一声「啊!」。插入玻璃棒的剎那,会感受无比的差辱,但拔出去时,也同样地感到羞辱。「嘿嘿嘿。不用这样大叫,马上会给妳插进去比玻璃棒更舒服的东西,还会吱噜吱噜的。」江美子听说吱噜吱噜的……立刻紧张地张开眼睛,难道是要……浣肠……。可怕的预感像一片乌云一样出现在江美子的心里。「啊……你要做什么……?」江美子紧张地看龙也的动作。龙也愉快地看着江美子的样子,哼着歌开始準备,取出一个像玻璃容器的东西也吊在天花板上,那是浣肠用的。如果江美子知道这就是浣肠的器具,一定会露出恐惧的表情……龙也只是这样幻想,就感到非常兴奋。「龙也……你究竟要对我做什么?」江美子露出不安的眼神,看那个容器。「嘿嘿嘿,还不明白吗?这是妳最喜欢的东西呀。」龙也疵牙裂嘴地笑一下,开始把肥皂水向容器里倒进去,这时候江美子的脸色突变,尖锐地叫一声就转开头不敢看那个容器。果然是这样……下一步要做浣肠……明知江美子是最讨厌浣肠……气愤和羞辱,悲哀和恐惧混在一起,江美子的身体开始颤抖。「说什么……也要浣肠吗?」江美子的声音里充满恐惧感。「对,妳那丰满的屁股,是最适合做浣肠了。而且,这种浣肠做过一次以后就永远忘不了,足足能注进去一千CC。」龙也拿起容器下的黑色胶管,打开开关,让肥皂水在空中飞散。「还有,为了做纪念,浣肠的样子要完全拍摄下来,同时为证明妳已经成为我的女人,哭声也要录下来。」龙也好像陶醉在自己的构想里。照明设备或摄影机等,立刻由喽啰们準备妥当,那种难堪的浣瓣场面会拍摄下……江美子觉得自己快要昏过去,只好紧紧闭上眼睛。

(三)

十六釐米的摄影机发出吱吱的声音开始旋转时,龙也拿黑色的皮管头,蹲在江美子的耳边。「现在要开始了,妳很高兴吧。」「……」江美子知道说什么也没有用了,只拼命地装出冷漠的表情,但从她颤抖的嘴唇,知道此时她非常狼狈。龙也拍一下沈默不语的江美子屁股。「妳究竟怎么样,还不说请我给妳浣肠吗?」「啊……我很高兴,请给我……浣肠……」江美子拿出所有的力量,勉强把这句话说出来,对江美子而言……那是使她汗毛竖立的,又痛苦又羞辱的行为。蛇--那不是羞耻,是恐惧。「江美子,妳是喜欢浣肠了,对吧?」龙也想到正在录音时,就突然觉得更要欺负江美子才会舒服。「是喜欢了,对不对?」「是……我喜欢。」江美子想到雅子现在一定哭着叫她的名字,丝毫不敢得罪龙也。「我是喜欢浣肠了……因为,那样很舒服。」把没有焦点的眼光望着天花板,不得不发出娇媚的声音。「嘿嘿嘿,那么妳就开始请求吧。」龙也用手指碰一下完全活生生暴露出来的菊花门。江美子伤心地闭上眼睛。「我说……你……」「什么事啊?」龙也摆出一付做丈夫的样子。「你……快一点……给我浣肠吧……」江美子觉得全身几乎要冒出血,软弱无力地摇着头勉强说完。龙也笑了一下,举起手里的皮管。凉凉的皮管头碰到的剎那,江美子为了逃避将要来临的恐惧拼命地喊叫。「啊……怎么样都好了……就用浣肠儘量折磨我吧……」江美子蠕动身体时,散发出一股无法形容的色香味,使得一群男人只有张大嘴痴痴地看。「啊……难为情……」有七公分长的皮管嘴慢慢进入屁股洞里。「江美子,妳就慢慢享受吧,嘿嘿嘿。」龙也慢慢打开开关。「啊……啊……」江美子张开嘴,轻轻呼叫,头也用力向后仰。啊……进来了……进来了……这种滋味嚐过多少次也没有办法习惯,身体的核心觉得愈来愈热,江美子开始啜泣。刚才龙也说肥皂水有一千CC,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能不能承受这样大量的浣肠。「嘿嘿嘿,能感觉出进去了吧?江美子,什么滋味?」「啊……进来了,难为情……难为情……」江美子扭动着身体,发出娇声哭泣。「啊……我快要疯了……受不了……」龙也粗暴地摇动皮管,让肥皂水断断续续地进入,浣肠液流入身礼深处时,江美子忍受不住地发出抽搐般的哭声,就是闭上眼睛或猛烈摇头,也没有办法甩开浣肠的感觉。「啊……我快要死了……实在受不了……快一点弄完吧。」「嘿嘿嘿,这里有一千CC,大概需要三十分钟吧。妳应该拿出气氛好好地撒娇,不然就要给雅子浣肠了。」江美子张开含泪的眼睛。「啊……我在浣肠……我真幸福,更狠狠地玩弄我吧……」怕引起龙也不高兴,江美子尽量发出甜美的娇声。「嘿嘿嘿,不用妳说,也会折磨妳到让妳后悔自己是女人。嘿嘿嘿……怨就怨妳的屁股太漂亮了吧。」龙也苛薄地笑,好像故意使江美子着急,把浣肠液的开闯关闭,然后摇动插在屁股里的皮管,好像要使痉挛的屁股洞更鬆弛。「啊……你不要让我着急了,一下子注进来吧……」江美子好像迫不急待地扭动身体,龙也就是要看江美子这种样子,如果一下子全注进去就不好玩了。龙也要慢慢地进行,彻底地让江美子知道浣肠的味道,所以準备用足够的时间慢慢把一千CC注进去。现在只进去一百CC,还是刚开始而已,江美子对龙也残忍的方法实在无法忍受,不由得开始哭泣。「江美子,妳怎么搞的,应该发出娇美的声音,妳要不表现好,要永远这样下去。」只要江美子闭上嘴不说话,亳不留情地就摇动皮管。「不要这样对待我……我是尽最大努力想做一个可爱的女人……。」江美子继续在哭,她不知道该怎么样做才能使龙也满意,凡是龙也强迫要她说的话,全说出来了。「嘿嘿嘿,大概是一面揉妳的身体一面浣肠,大概妳会更舒服,要多少男人就有多少,他们都会很高兴揉妳的身体。」龙也看着那些男人说。口吻虽然温和,但龙也的眼睛非常严厉,不准许她反抗的样子,江美子只好豁出去,对这些男人们的高兴,本来就在非常难过的浣肠,还要向很多男人请求给她爱抚……这样的羞辱,几乎使她吐血。「啊……求求你们,那一位给我揉乳房……」「怎么样揉法呢?」好色的稻叶立刻响应。「用力地揉,用力地摸吧……」当稻叶为江美子的要求用双手抚摸乳房时,那些喽惧们争先恐后地围到江美子的身边,任意地在江美子的身上抚摸。「啊……狠狠地弄吧……用力地玩弄我吧……」江美子嘴里吐出羞辱自己的话,同时啜泣的声音也激烈。「噢……噢……」一面发出动物般的声音,一面上气不接下气地呻吟。「龙也……给我浣肠……快给我浣肠吧。」「嘿嘿嘿,这就对了,要表示很舒服。」龙也又打开开关,再度开始注入。「啊……龙也……我受不了……快要疯了。」「嘿嘿嘿,好像已经知道浣肠的妙味了,这种滋味很好吧。」「太好了……啊……进来了…:进来了……」江美子像梦呓一样反覆地说。这时候龙也完全感受到江美于已经彻底屈服,今天晚上终于要把处女的肛门……。龙也期望已久的梦想就快要实现了。江美子当然不会知道龙也的企图,继续呜咽,好像地狱的连环图永无结束一样,肥皂水刚进入二百CC。「嘿嘿嘿,妳还得着急了,要休息五分钟之后才能继续。」龙也又关上开关,那些男人们仍在继续寻乐,十六釐米的摄影机继续发出旋转的声音,好像钟錶一样,永无停止。

(四)

当令人疯狂的浣肠弄结束时,江美子立刻被送到停在港口最远处的货船上。里面的空气沈闷而充满湿气,到处挂着折磨女人的器具,令人联想到奴隶船大概就是这种样子,一看就知道这里完全是按照龙也的嗜好设计的。「嘿嘿嘿……江美子真是好女人,不管做过多少次浣肠,也像第一次那样令人兴奋。」龙也好像还没有从浣肠的兴奋清醒过来,像梦游患者一样地说。这时候的江美子正被几个船员用绳子绑成最难堪的姿势,首先把她一丝不挂的裸体仰卧在地上,左手和左脚绑在一起,吊在舱顶上的铁链,右脚和右手也绑在一起,栓在地板上的锁链上,船员们一面弄一面发出怪叫声,而且只要有机会就摸一下江美子的雪白身体,所以捆绑的作业进行的很慢,这里的船员清一色是黑人,使得江美子更感到恐惧。「啊……不要再摸我了。」江美子发出尖叫声,拼命地扭动身体,想摆脱那些黑色的手掌,龙也只回过头来看江美子,看到船员们正在摸江美子的肉体时,大声怒吼。「混蛋,你们在摸哪里,还不快绑好!」「是,对不起。少爷。」船员们经过龙也的怒骂,加快捆绑的动作。「弄完了就赶快滚出去!」听到龙也的话,船员们都露出失望的表情,可是龙也的命令必须要绝对服从,流连不捨地回头看江美子,一个一个地走出去。只剩下龙也和江美子时,龙也慢慢走到江美子的身边。江美子是因为赤裸地栓在天花板和地板之间,女人最神秘的部份完全暴露出来。当然也能看清楚龙也最喜欢的菊花门,江美子的身体实际上已经彻底地受到凌辱,就好像说明刚才的浣肠是多么激烈,全身像涂上一层油,发出奇妙的光泽。「嘿嘿嘿,这种样子看来倒像是一个雌性的动物,不能说是女人了,为什么做出这样难过的表情。嘿嘿嘿……距离讨饶还远得很,今天晚上我要妳好好哭一场。」龙也伸手摸离开地面飘在空中的屁股。确实,龙也是把江美子看成雌性的动物在玩弄,亳不留情的蹂躏江美子的人性,完全不理会女人的生理,想要欺凌时就欺凌,随着自己的慾望玩弄女人的身体,就是妓女也不会受到这种待遇吧。「怎么样,对这个船舱还满意吧,暂时要在这里生活了。嘿嘿嘿,让女人喜欢的道具这里是应有尽有,而且都是新的,我要让每一种器具渗透妳的味道。」龙也的慾望是无止境的,刚刚完成浣肠之后,已经追不急待地要进行下一个慾望,现在龙也的脑里想的仍旧是玩弄菊花门,他是準备彻底地凌辱江美子的菊花洞,为的是达到最后做肛门性交的目的,对一个像疯狗一样的龙也而言,最大的享受就是肛门性交。因比一直到今天,忍耐着一切冲动训练江美子的菊花门。想到最后的高潮戏终于要揭幕……,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。「江美子啊,不要做出这样伤心的表情,不管怎么样,妳已经是我的女人了……今天晚上要妳用自己的屁股深深地体会。」龙也望着豊满的双丘之间,得意她笑。龙也又拿起玻璃棒,立刻使江美子感受到战慄,况且此时,江美子的那里仍保留浣肠后的样子,菊花门微微隆起,玻璃棒几乎没有遭遇抵抗就钻进去,而且还是很深的。「啊……不要了,饶了我的屁股吧!」江美子雪白的肉体不停地颤抖。「这是妳最喜欢的玻璃棒呀……嘿嘿嘿,这里已经很柔软的。继续来吧!」这时候,江美子只是皱起眉头,似乎完全认命了,任由龙也摆弄。不仅如此,玻璃棒使得菊花洞里开始发热,使身体里产生酸酸麻麻的骚痒感,对于不分昼夜受到龙也折磨的屁股,现在只要碰一下,就会不知不觉间产生奇妙的感觉。「江美子,妳已经有美感了吧?好像已经完全习惯玻璃棒的滋味了。」龙也露出愉快的表情看着江美子拼命忍受身体里产生的奇特感受,继续巧妙地操纵玻璃棒。「啊……今天就这样饶了我吧……太难过了……」江美子痛苦地呻吟。想到龙也说要把妳的身体变成随时都有东西插在里面才舒服,不然就无法忍受的身体……现在回想起来立刻产生强烈恐惧感。不要,绝对不要……可是,对于证明那种可怕预感的甜美骚痒感,就是自己再三否定也没有用,慢慢产生的官能之刺激感,确确实实地愈来愈强烈,江美子不由得感到狼狈。「龙也……不要了!快停止吧。」「不会停止的,还有……这样叫我的名字多么没有意思,用撒娇的声音叫我亲爱的。」龙也一面用力摇动玻璃棒,一面看江美子的表情。“嘟--嘟--……”就在这时候,货轮发出汽笛声。「好像要开船了。嘿嘿嘿,这是一次很长的旅行,在到达那里以前,我会让妳自己主动要求这个东西。」龙也继续摇动玻璃棒,发出愉快的笑声。

(五)

船开始动……很长的旅行……到达那一边……龙也说的话在江美子的心里形成一个漩涡,要把她带到哪里去呢?「龙也……亲爱的……準备把我带到那里去?」凡是龙也做的事,一定是一种可怕的地狱,但还是忍不住要这样问,还没有救出妹抹雅子和孩子,就这样要带到远地去吗……?江美子感到恐慌,本来黑川海运就是在东南亚一带从事贩卖人口的暴力团体。「对了,这件事还没有告诉妳,嘿嘿嘿,现在要带妳去的地方是曼谷,曼谷是有很多使女人高兴的工具,也是最齐全的地方,我要让妳慢慢地变成男人真正的玩具,能让任何一种男人的慾望得到满足的女人。」龙也摇动玻璃棒的手停下来。二天前,扳部对他说,要他代理父亲去曼谷做交易时,他有一点不高兴,可是在听说,曼谷有黑猩猩等动物和女人性交,以及奴隶市场的情形时,很想把江美子带到那里去,试一试那里的地狱是什么情形,龙也当然不知道这是扳部设下的巧妙陷阱,高高兴兴地上了货轮。「怎么可以带我去……曼谷那种地方,我不要。」江美子多少也知道曼谷是什么样的地方,因为她的丈夫是新闻记者,在曼谷採访过贩卖女人的新闻,所以听丈夫说过这件事,那是令人无法想像的地狱。「船已经开了,妳说不愿意也没有用。嘿嘿嘿……到那里以后也许变成妳的天堂,有专门对付女人的男人,会用各种方法让妳高兴地哭,妳有这样好的身体,在那里很快会出名的。」「这……」「嘿嘿嘿,不要说这些了,在到达曼谷以前,我们来好好享受吧,我很早就想看一看妳这敏感的屁股洞里是什么样子,现在刚好弄完浣肠,让我来看看吧。」吓得江美子全身起鸡皮疙瘩,那个只当做排泄器官的地方,现在要被扩开,还要向里看……那是连自己都不想看的地方……。「那里很髒……怎么可以看……」江美子不由得看一眼龙也,龙也的脸好像陶醉在自己的想法里,任何时候看到都会想到他是一个疯子,江美子觉得他确实是疯了。龙也决不肯让女人的身体得到休息,不断地想出各种花样,如果是一般的女人一定早就疯了,现在支持江美子的就是与生俱来的坚强个性,只有这样的个性不允许她放弃做女人的羞耻本能,可是相反地对龙也来说,也正喜欢江美子的这种样子。「嘿嘿嘿,妳说不愿意吗……好像看那里妳会很害羞,本来妳愈是这样,我愈想看,但妳坚持不愿意的话,也可以有商量……」龙也用很体贴的声音说,但这样反而使江美子更不安。不是不能商量……龙也的话绝不是对江美子的体贴,他早已经决定要使用肛门扩张器,只是要慢慢逼迫江美子,要江美子自己请求那样做。「求求你……不要那样折磨我了……」「嘿嘿嘿,既然妳这样不喜欢,我可以不做,可是……」龙也慢慢拔出玻璃棒,笑着说违心之论。「谢谢你……」江美子说的时候也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,龙也怎么会这样轻易就放弃。这时候龙也站起来看着粘粘发光的玻璃棒,还自言自语。「妳既然不愿意,嘿嘿嘿……我只好用雅子的屁股代替了,嘿嘿嘿。」这句话很显然地是说给江美子听的。听到龙也的话,江美子的脸立刻变灰的,本来就以为这个男人不会轻易放弃,果然有阴谋。「我现在只好去找雅子了。」龙也故意地看一眼江美子,想从船舱走出去,江美子立刻对龙也发出悲痛的声音。「等一下,不要去找雅子,求求你,不要对雅子……」江美子扭动不自由的身体拼命喊叫,叫住龙也,这代表什么,当然江美子是知道的,可是忍不住还要这样叫出来。「妳说不能看雅子的,可是我无论如何也想看女人的肛门里面是什么样子。妳不要我看雅子的,是愿意我看妳的了吗?」龙也嘿嘿笑了一声,继续做出想走的样子。此时,江美子发出呕血般的叫声。「不能去找雅子!要羞辱就羞辱我吧!」江美子忘记这句话会带来多么可怕的后果,又哭又叫。又想到妹妹雅子也在开往曼谷的船里……就要用自己的身体吸引龙也的慾望,这是唯一保护雅子的方法。龙也停下来问。「妳想做什么?我刚才没有听清楚。」「我的屁股……我的屁股……」强烈的恐惧感使江美子说不下去。「江美子,妳要想救雅子,就要说清楚。」「啊……我要你……看我的屁股……里面……」江美子好像呼吸都困难的样子。「嘿嘿嘿,妳刚才不是很不愿意吗?真的可以看妳屁股洞里面吗?而且还要使用这个肛门痒张器的。」龙也拿起肛门扩张器送到江美子的面前,江美子看到肛门扩张器的剎那,就非常狼狈地转开头,那个发出冷光的金属器具,增加她的恐惧感。「把这个像塘鸭嘴的东西插入妳的屁股洞里,嘿嘿嘿,妳想要我使用这个东西吗?」龙也还故意地把扩张器的嘴一张一合,做给江美子看,江美子此时几乎要昏过去,她还没有忘记被乔治或吉米那些人羞辱的情景,现在还要用那样可怕的器具在屁股……江美子无法克制身体的颤抖。「妳究竟怎么样,不说话我怎么知道。」龙也发出恐吓的声音,用肛门扩张器的嘴捅几下江美子。「对不起……,用这个东西打开我的屁股吧……」江美子美丽的脸在抽搐,说话的声音也沙哑。「千万不能对雅子用这个东西,要用就用在我身上吧。」江美子继续哀求。「嘿嘿嘿,妳果然是好色的女人,既然会请求使用这个东西,不过我会答应的,照妳的希望看你的屁股洞里面。」龙也说的时候,特别在最后一句话加重语气,然后一开一合地让肛门扩张器发出卡吱卡吱的声音,蹲在江美子的身边。江美子不由己地闭上眼睛,把脸转开,全身的肌肉都僵硬,连豊满的乳房也变苍白。龙也故意地抚摸江美子成热的屁股,摸几下又用力抓,手指尖都陷入肉里,每次都使江美子的身体震动一下。「嘿嘿嘿,刚做完浣肠,所以隆起的真好看,这样用肛门扩张器是很容易的事,不过先再揉鬆一点,那样就能扩张的更大了。」龙也弯下身,手指更用力地抓江美子的屁股,然后就向左右拉开。「嘿嘿嘿,这一次就用我的舌头吧,江美子,妳高兴吧?我是说要用舌头舔妳的屁股洞,像妳这样美女的屁股洞,任何人都会想舔的。」江美子感觉出龙也的呼吸喷到屁股的溪沟间,只有咬紧牙关,不要发出惨叫声。「可是,那里很髒……。」「嘿嘿嘿,我会给妳舔个够。」龙也一面说,一面用很厚的嘴唇吸吮,啾的一声……产生一种毛虫在身上爬的感觉。「哎呀……不要这样……」那种可怕的感触使江美子不顾一切地发出哭叫声,那种感觉实在无法忍受,已经湿淋淋的嘴唇还冒出口水,继续发出淫邪的声音。「唔……江美子……真香啊。」龙也张开大嘴把整个菊花门放在嘴里,然后插进两根手指,把肛门向左右拉开,伸进舌头。就在这剎那,江美子的头向后仰,从喉咙里发出皮球漏气时的声音,开始拼命挣扎,但不仅没有甩开龙也的嘴,舌头还更深入,不停地吸吮江美子张开的菊花门,还好像要熟悉那里的味道,舔得非常仔细,偶尔还抬起头看江美子问道。「嘿嘿嘿,舌头都要溶化掉了,这里的味道真美……」说完之后又去舔。「江美子……我现在是在舔妳的丈夫也没有舔过的地方……」龙也说完之后,发出野兽般的哼声,更长长地伸出舌头,舔遍肛门的每一个部份。「啊:太好了……江美子。」「啊……不变了……不要了……」舌尖慢慢伸进来的感觉使江美子疯狂地摇头喊叫,就是咬紧牙关也没有用,忍不住从嘴里露出哭声。不管怎么样哀求,龙也的嘴是吸住肛门,绝不肯离开,而且使人感受到那是一种疯狂的执念。确实,龙也对江美子的折磨,可以说是异常。啾啾啾……龙也的行为发出淫邪的声音,不知道何时才肯停止。

(六)

龙也的嘴终于离开,这是因为德二和扳部等人走进舱里的关係。「进来吧,让妳见到姊姊。」随着扳部拉的绳子,雅子被拖进来,还没有完全成熟的乳房被绳索捆绑地令人心痛。「啊!姊姊!」雅子看到姊姊江美子时,发出悲凄的叫声,可是看清楚姊姊那种残忍的姿势,也急忙转开视线,那种样子不是年轻女孩能看的。「雅子!雅子!」几乎在同时,江美子也大叫,忘记刚才自己所受到的羞辱,不由己的叫喊妹妹的名字。「嘿嘿嘿,这就是姊妹的感情吧,真令人感动……」龙也看着江美子,发出嘲笑声。「少爷,照你的吩咐带来雅子,要做什么……」扳部也不知道龙也的企图,露出怀疑的表情,当然能想到龙也是没有好主意的……。「我是正想把江美子的屁股洞扩张开来看,现在为了雅子的性教育,让她参观成熟的女人是如何受到男人的疼爱,有妹妹在这里看,江美子一定会更起劲。」龙也用异常的眼光,得意地说出来,好像陶醉在自己的构想里。「原来如此,真是好主意。」扳都说出很明显的吹捧的话,事实上扳部是感到惊讶,难道这个小子就不懂得让女人休息一下吗?同时也对龙也感到一种疯狂之气。「嘿嘿嘿,江美子,听到没有?这是给妳妹妹做的性教育,就发出美丽的声音哭泣吧。」龙也拿起肛门扩张器,蹲到江美子的面前。「不要!不要!不要在雅子的面前!饶了我吧……」江美子猛烈摇头,被吊起来的手脚也拼命在挣扎,看龙也那种样子,他真的会在雅子面前做出那种事。「不要,不要在雅子的面前!」龙也根本不理会江美子的哭叫和抗议,先用手指慢慢玩弄江美子的菊花洞,经过多次玩弄的洞口,已经隆起,甚至于还露出缝隙,显得更鲜艳,龙也现在玩弄这里,是故意做给雅子看的。「雅子,你们虽然是姊妹,但江美子的屁股洞还是第一次看到吧?嘿嘿嘿……妳看,手指能这样轻鬆插进去。」「姊姊!……」看到姊姊实在很残忍的样子,雅子说不出话来。「雅子!不要看!不要看这边……」江美子用尽全力喊叫。「姊姊……」雅子只是在茫然地望着姊姊悲惨的姿态,看到姊姊这种样子,感到的冲击的羞耻心更强烈,姊姊是那么高雅有气质的人,现在屁股被流氓玩弄……而且做为一个女人是难以忍受的最差辱的姿势……。原来屁股洞还会有这样的变化,江美子的菊花好像绽放,愉抉地含住龙也的手指,丰满的双丘沾上龙也的口水发出粘粘的光泽,在各处都看到吻痕。「我不要!饶了我吧……」江美子继续哭求,昨夜在雅子面前受到凌辱时,为救雅子,她忘记了自己,可是今天不一样,要让雅子看到一个成熟的女人会如何受到男人的欺凌,显然地,这是做给妹妹看的一场秀。「不要看……原谅我吧……」「嘿嘿嘿,你姊姊的屁股怎么样?成熟到江美子的这种程度,屁股也能有足够的性感,女人在前后都有性感以后才能算是完美的女人。」龙也抽插手指,继续让江美子发出哭叫声,江美子一面哭泣一面在雅子面前暴露出女人最神秘的菊花门。雅子对经常看到有高雅气质的姊姊,现在竟然会很生动地表演出野兽般的姿态……雅子好像魂已经离开身体一样,用虚茫的眼光望着江美子。「雅子,妳不能看姊姊呀……」雅子好像听不见江美子拼命的喊叫声。「嘿嘿嘿,这种刺激大概对雅子是太强烈了吧,但不能看到现在这种样子就惊慌,因为还要完全张开江美子的屁股洞。」江美子发出锐利的哼声,想到要用肛门扩张器扩张肛门,仅是这样就已经快受不了,结果还要在妹妹面前……。不能,不能让雅子看到那样悲惨的样子……,虽然这样想,但身体被捆绑,一点办法也便有。「不要在雅子面前,不要雅子在这里,让她离开这个房间,我什么事都愿意做!」江美子是豁出去了,决心要代替妹妹把男人的慾望用自己的身体吸引过来,但还是不愿意让妹妹看到。「嘿嘿嘿,江美子,今晚就从扩大肛门开始,一直到和我结合,让雅子慢慢欣赏吧,妳自己是什么样的女人,坦白的告诉妹妹,也是做姊姊的义务,嘿嘿嘿。」「不要……做这种事。龙也……亲爱的,什么事我都答应了你……这样太残忍了。」江美子开始号哭,但她这样吐血般的哭声,听在疯狂的男人耳里,就像是悦耳的音乐,反而使男人的慾望更强烈。德二拿出照相机开始摄影,但极度的兴奋使他的手在颤抖,就连冷静的扳部,双腿也在颤抖,本来腿上还坐着雅子。「嘿嘿嘿,也许会感到羞耻,但在这里经验过以后,到曼谷的地狱里就会感到轻鬆多了。嘿嘿嘿……现在要对各种折磨的方法做总複习,当然包括浣肠……」龙也说完之后,更热心地在江美子的菊花门揉搓,摄影机的镜头对正他的手指。

(七)

扳部让雅子躺在能看清楚江美子肉体的地方,左脚绑上绳子,另一端挂在天花板的铁环上,随时拉绳子,雅子的左腿就会高高吊起来。「在这里就能看清楚姊姊的屁股洞了,妳要是把视线转开,我就毫不留情地拉这条绳子,然后怎么样……妳是该知道的。」扳部说完之后,在痴呆状的雅子大腿上抚摸。就在雅子的面前,姊姊生动的菊花蕾完整地显露出来,还能看到抽搐的情形。不久之后,在雅子的视界里出现发出光泽的肛门扩张器。「雅子,妳看清楚,用这个东西把屁股洞扩张以后,江美子会有什么样的变化,会高兴到什么程度。」「不要!饶了我吧!把雅子带出去吧!」从江美子的嘴里冒出悲痛的哭声。「嘿嘿嘿,江美子,现在要开始了,我会扩张到最大限度。」龙也手里的扩张器尖端碰到江美子不断抽搐的菊花门。「哎哟--」冰凉的感觉使江美子从喉咙里发出惨叫声,拼命地扭动屁股想躲避那个东西。「不要!救命啊!雅子,不要向这边看!」因为江美子的声音过份惨烈,雅子好像清醒过来般,眼神里有了活力。「啊!姊姊!姊姊!」雅子对眼前的情况显示出非常狼狈不堪的样子,原来模模糊糊,梦一般出现在眼里的事情……雅子到现在也不敢完全相信。可是看到肛门扩张器的尖端毫无疑问地插入姊姊的肛门里时,过份的惊讶,使雅子的脸颊也开始抽搐。「姊姊!请不要再折磨姊姊了,请饶了她吧!」雅子看着龙也哀求。「雅子,妳不能看!不要看!」听到雅子的声音后,江美子一面猛烈摇头,一面叫喊,可是她叫喊的声音,因为慢慢侵入身体的冰凉感,开始变成皮球漏气般的喘气声。「求求你们,饶了我姊姊吧!」雅子也开始哭泣。「雅子,。不要看姊姊,不要看……呜……呜……」江美子一面哭一面摇头,漂亮的头髮随着飞散。江美子受到龙也的强暴,然后被轮姦,肛门也被他异常地玩弄。现在,和自己心里想的完全不同,封肛门的虐待,甚至于感到性感,心里虽然拒绝对排泄器官的玩弄,但没有办法克制身体的反应。排泄器官受到玩弄还会高兴……那种样子千万不能让妹妹看到,现在只是肛门扩张器的尖端插进来,江美子的肉体已经产生骚痒感,从身体里冒出火热的感觉。「饶了我……饶了我吧!」江美子为了儘量不要使雅子看到最难为情的地方,拼命地哭着扭动屁股。「雅子,妳看出来了吗?只是把这个插进屁股洞里,妳姊姊的淫水已经从前面流出来了。」「不要说出来!雅子!不能看……」被指出这样难为情的事实,江美子更猛烈哭叫。「姊姊……」雅子急忙把脸转开,可是立刻听到扳部说:「妳的眼睛不可以离开,离开就要这样。」扳部稍许拉绳子时,雅子的一条腿慢慢向空中升起,雅子发出尖叫声,不得不回过头来,再看姊姊那种悲惨的样子,忍不住转过头时,绳子就会拉起,尖叫一声又把头转回去,不断地重覆这个动作。「嘿嘿嘿,江美子,现在要扩张了,我会儘量扩张到能看到里面为止,妳放鬆屁股的力量吧。」龙也慢慢在肛门扩张器的把手上用力,江美子的屁股立刻开始向小波浪一样颤抖,从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叫喊声。「雅子!不要看!」可是她的叫声也被肠子几乎要打结的痛苦变成呜咽的声音。「呜……呜……」肛门扩张器亳不留情地使肛门愈来愈扩张,羞耻感和痛苦使江美子的全身开始颤抖。

(八)

「嘿嘿嘿,慢慢看到里面了,雅子,妳也看到了吧。」龙也的眼睛充满血丝,把江美子的肛门已经扩张到不能再扩张的程度。「不要了……饶了我吧……」江美子闭上双眼,张开大嘴喘气。「现在我要看里面了,嘿嘿嘿……」龙也的笑声好像无比快乐的样子,左手拿手电筒,右手拿长三十公分左右的画笔。「这就是江美子的……美丽的女人连肠里面都漂亮……」龙也瞪大眼睛向里看,手电筒的光亮照出来的地方,很神秘,几乎能使人忘记那里是排泄器官。就是龙也也是第一次看到女人肛门的秘密,同时因为这是江美子的身体,使龙也的慾望更强烈。「江美子……太棒了……」「不要看……不要看……」江美子的全身已经变成粉杠色,不停地反覆说同样的一句话,但哭叫声已经没有先前那样强烈,现在的江美子是无论如何喊叫或扭动身体,也无法躲避龙也的眼光。龙也悄悄地伸进手指,轻轻摸,江美子的身体立刻像鲤鱼一样弹起。「不……不要摸……」「妳不要开玩笑,看到这样活鲜鲜的东西,那有不摸的男子,让我好好地玩一玩。」龙也收回手指,从扩张器插入画笔,江美子的身体疯狂般地挺直,嘴里冒出沙哑的吼声。「画笔的滋味怎么样?很舒服吧,我会要妳高兴地大声叫喊。」龙也手里的画笔开始缓慢移动,从洞口向里面,从里面又回到洞口,偶尔还会旋转。「呜……呜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江美子的屁股猛烈震动,丰满的乳房也随着颤抖,全身很快冒出汗珠。同时,从阴户流出来的液体还会流到肛门上。「嘿嘿嘿,果然有性感了,已经湿湿粘粘的,竟然在妹妹面前这样浪起来,真是好色的女人,嘿嘿嘿。」龙也继续摇动画笔,同时看雅子,雅子只是把充满泪水的眼睛对着姊姊,像梦一般地叫唤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「姊姊……姊姊……」「嘿嘿嘿,现在已经看到了,现在,凡是江美子的身体,已经没有我没有看的地方。嘿嘿嘿,这里是连丈夫也没有看过的屁股洞……」龙也满足地笑,同时解开江美子身上的绳子,这是为了下一个折磨的姿势,要重新捆绑的关係,解开绳索时,江美子立刻缩起裸体,好像儘量不要让雅子看到。「雅子……对不起……姊姊终于变成这样的女人……」「姊姊……原谅我……因为我被他们抓到,才害得姊姊……」雅子说完又大哭。「江美子,妳是没有时间哭了,要哭以后再哭。」龙也把手放在江美子的肩上冷酷地说。然后把江美子拉到一公尺高的跳箱前,然后让江美子趴在跳箱上,如同用四肢抱住跳箱,再把手脚绑在地板上的铁环上。因为铁环的位置是经过设计,江美子的四肢完全张开,雪白的屁股完全暴露在男人们的面前,受到彻底玩弄的屁股,身上的汗珠好像说明刚才的扩张器是如何折磨江美子,那种样子更使几个男人的慾火旺盛,扳部和德二都一言不语地盯着看别才经过扩张器折磨的地方。「可以原谅我了吧……」江美子把美丽的脸转过来哀求。「嘿嘿嘿,妳累了吗?……」龙也一面笑一面拨开江美子的双丘,向里面看。「全身都没有力量了……羞辱到这种程度该够了,求求你,放过雅子吧……」雅子如果还留在这里,不知何时会变成这些男人的牺牲品,对江美子当然还不会结束,可是不能让妹妹……。「那是不可能的,已经决定雅子要陪扳部和德二的。」在龙也的话还没有说完,雅子就发出惨叫声。「啊!姊姊,救救我……不要……」江美子看到扳部和德二已经抱住雅子。「请不要对雅子那样,要玩弄就玩弄我吧。」江美子扭动着不自由约身体,拼命哀求,如果妹妹被这些男人玩弄,过去所受的痛苦就没有代价了。「我愿意……我愿意你们来玩弄我!」「江美子,妳不用急,我会玩弄妳的,姊妹二个同时被玩弄不是很好吗?」龙也的眼睛几乎要冒出火焰。「姊姊!」夹在扳部和德二之间,雅子拼命叫喊,还投有完全成熟的乳房在扳部的手里形状也变了,德二用力抱住雅子的双腿,同时在上面吻。「你……快叫他们住手!我愿意做任何事,任何羞辱我都会高兴地接受……所以救救雅子吧。」「嘿嘿嘿,当然可以放过雅子……但你要很快地使我感到满足才行。」现在已经不允许江美子有丝毫犹豫,时间一过,雅子就会被……。现在,只有儘快让龙也满足,除此以外没有任何办法了,但江美子不知道这是龙也为达到肛门性交的乐趣所设下的陷阱。「快来玩弄我吧……我会努力地让你得到满足……快一点吧。」忘记採用狗姿,从后面玩弄的屈辱,现在的江美子只顾讨好龙也。「亲爱的……快一点干吧……我已经不能忍耐了……」「既然妳这样说,我会把妳干到双腿无力,站不起来的程度。」龙也说完就褪下裤子,从江美子的后面压下去。「啊……不对……不是那里!」意想不到的地方被压到,江美子发出尖叫声。「不,就在这里……今晚是就在这里结合的。」龙也粗暴地继续向前压。「哎呀……这不是人做的事……我不要……」江美子一面哭一面扭动身体表示抗拒,她难以相信龙也会做出这种行为。「不要!我不要!你是禽兽……」「江美子,不要乱动,这样波有办法顺利进行了。」龙也想到终于能在江美子的屁股达到目的,心里的慾火就更猛烈,全身的血液好像在沸腾。「啊……千万不要……啊……」江芙子的身体是固定在跳箱上,所以她的反抗也有限度。「啊……你是禽兽!」龙也继续向里插,在江美子的双眉问出现皱纹,龙也的肉棒慢慢向里侵入,在这剎那,江美子抬起头,发出惨叫声,疯狂般地摇头,张开的嘴已经发不出哭泣的声音了。「好棒……快要夹断了……我的江美子……江美子……」龙也用力抓住江美子的双乳,龙也开始缓慢动作起来。悲痛的哭声又从江美子的嘴里冒出,几乎在同时,雅子也喊出惨烈的叫声,但江美子已经听不见了。